谁家会有安静的河流

2014-01-21 14:45:40 来源:《财智生活》2014年1月刊 佚名

  编辑:何静、岑伯宁 文:岑伯宁

  宏安村的村口有一棵榕树,鸿森第二次来到这里时,德宏和莲娣夫妇就在这里等他。德宏不停地搓着自己的胳膊,他告诉鸿森:“骨头越来越痛。我看是得癌了。”“叫你还吃野水!”莲娣愤愤地回应道。

  鸿森是我的侄子,是在自己学校的研究项目中接触到宏安村的,他的课题是农村青少年的成长。2011年春,为了给自己的论文做准备,鸿森来到宏安村做短期的支教,住在德宏家。在宏安的第一天,鸿森就感觉强烈的不适应。

  原因是水。德宏在院子里打了个摇井,鸿森用井里的水洗脸,居然感觉到微微的刺痛。

  宏安隶属于广东潮州市一个叫彩塘的镇子,名叫中离溪的小河连接着全镇各个村落,这是韩江的一条支流。不过现在,肉眼可见的溪水基本都呈青黑色。

  村里的河水有问题不能喝,这是宏安村每个人都知道的基本常识。80%的家庭都用上了自来水,德宏家也早就用自来水,只是德宏有时兴起了,会直接到摇井里舀一碗水洗漱,他会贪图那水凉。

  每个人的家乡都有一条被污染的河流。

  不锈钢王国是黑色的

  鸿森告诉我,当初选择宏安村,原本是想接触农村的青少年,考虑到彩塘镇是潮州的工业重镇之一,农民生活相对富裕,想考察村里的青少年与城市同龄人的成长差异。没想到去了才知道,“住在村里的60%都是外来人员。”

  这些外来人员,其实都是彩塘镇周边乡镇工业的招聘员工。彩塘镇以不锈钢用品制作而闻名,被称为粤东的“不锈钢王国”。不锈钢冲压成型后为了去油渍和增加亮度,会进行抛光处理,有些材质较差或太小的器件不能抛光,就用盐酸或硫酸来清洗,许多厂子都是本地人投资的小厂,这些清洗的污水都直接排放在河流中。“村里有钱的人都搬走了。他们说现在村里建房子,垒砌起来的土砖都是黄色的,看着都不敢住。”

  鸿森住在宏安村的短短两个月,就目睹了三回村民“闹情绪”。中离溪的支流上游也新建了抛光厂,正好开工的这段时间村里开始停水,没有了自来水,村民只能不情不愿地重新用上摇井,煮开的水谁都不敢喝。

  终于有人发火了,要去找村主任,村主任再去镇上找主管环境的环保员。全镇只有一个环保员,有时根本找不着,有时找到了,却没有下文。带头的人叫嚷着去潮安县里找主事的,这回却被镇里拦了下来。闹了几回,最终还是没能见上主管的县领导。

  鸿森给德宏出主意,可以上网去环保局投诉。宏安村的网络环境并不差,但奇怪的是,没有几户人家愿意安装宽带网络。村里只有一家网吧,网吧里稀稀落落的都是小孩子,网游和QQ聊天是他们上网的主要用途。

  德宏告诉鸿森,村里人都觉得网络没用:“上网不就是聊天打游戏,要每家花钱拉宽带,还得再买电脑,宽带每月50元,电脑至少五六百,都觉得不划算。”此外,有人上网投诉过,没有用,没有回应。

  少年钧仔的微博

  鸿森第二次回宏安村,是在听说村子里的厂子被关停之后。德宏告诉鸿森,这事是赶上了。

  “钧仔回来了。他说他会用微博,后来就用上了,顺便投诉了村子里厂子污染的事情。结果没多久,县里就根据微博投诉下来查看,关停了厂子。”

  钧仔正是鸿森上回没能遇上的研究对象,一个回乡的农村青少年,十七岁。钧仔的父母一直在东莞打工,他是在东莞念的书。不巧的是,当鸿森回到宏安村的时候,钧仔再次跟随父母回到了东莞。不过,这一次,鸿森从村里的孩子手里拿到了钧仔的QQ号,顺藤摸瓜,很快通过微信与他联系上了。

  这个少年丝毫不知道自己给村子带来了转变。他与鸿森交流,用的都是与城里孩子相差不多的网络语言。他告诉鸿森,从QQ、微博到微信,全都玩过。“几百块的智能手机,加一个流量套餐,基本上就够用了。我没觉得自己和村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的,反正在微信上挂着,他们做什么事情都知道,要聊的事情都随时聊了,在不在一个地方其实都不重要了。”

  在农村,智能手机比个人电脑更普及。根据中国互联网研究中心的数据,三年前,农村网民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就高达67.3%,城镇手机上网用户为1.6亿人,使用率仅为57.5%。在农村网民中,19岁以下年轻网民所占比重达41.1%,学生群体所占比例则高达32.3%。钧仔正是这32.3%中的一员。在他看来,这个世界并没有随着故乡的远离而变得遥远,在他的微信好友圈里,70%是自己村里的同学和好友,剩下的30%则是“摇”出来的朋友。

  2013年,钧仔正是响应这些从未谋面的朋友的号召,发出了一条微博,反映自己家乡的水污染状况。结果,这条微博马上就被当地的环保部门注意到了。他发出微博的时间是2月16日,春节刚过,距离公益活动家邓飞转发“山东潍坊地下水污染”的微博并发动“家乡污染全民拍”只过去了5天。

  癌症村

  2013年2月11日,大年初三,一条举报“山东潍坊许多化工厂、酒精厂、造纸厂将污水通过高压水井压至1000多米下的水层,污染地下水”的微博引起了邓飞的注意。之前的2009年年初,邓飞在“中国癌症村”调查中发现,引发中国农村地区癌症集中高发的原因之一,正是工业发展导致的污水排放。“当时看到的多是地表水污染情况,现在根据各地网友的举证,地下水也开始被污染。”

  邓飞决定,借此机会发动大家都来随手拍“家乡污染”。此后一个多月,经过媒体层层跟进,山东各级环保部门紧急整顿排查,依然没有掌握潍坊有企业违规污染地下水的证据。但邓飞发起的自拍水污染活动大获成功,在开始的半个月里,基本上每天都收到一两百条反映家乡水污染的微博。

  这证明污染不是一个独立的案例,类似钧仔家乡那样的水污染已经遍布全国,而这些现象却首次集中地选择在互联网上爆发,声势浩大。

  社会这一轮对水环境的关注,是2013年除了雾霾之外最揪心的环保话题。根据中国官方部门的环境监测报告,目前中国七大水系一半以上河段水质污染,90%以上城市水域污染严重——而这些已经是2007年的数据,现在的情况会不会比过去更好?仅仅从民间传递出来的信息来看,不容乐观。

  2013年6月,《新京报》根据举报线索,追踪淮河流域污染问题,报道中详细介绍了过去十多年中,大量存在于淮河流域内河南、江苏、安徽等地的“癌症村”的悲惨境况,像河南省沈丘县,一年因患癌症死亡的就有两千人。

  对于这一现象,国家疾控中心研究团队得出结论,“癌症高发与水污染有直接关系。企业排放的污水进入河道,污水中的汞、铅、镉等各种化学元素长期渗入地下,污染了水源”。

  这就是中国小到每一条家乡的河流,大到整个水系流域都实际存在的污染现实。

  我们的水未来

  那条举报“潍坊水污染”的微博,其实和钧仔拍摄的中离溪污染一样,只是一个普通民众对环境现实的观察而已。然而最终,这条微博触动了邓飞,也使得地方水污染从现实问题转化为网络焦点,最后转型为现实行动。

  2013年4月,邓飞操作的专项基金“中国水安全计划公益基金”正式上线。“这个项目的目标是迫使绝大多数的企业依法行事,以此改变污水困境。”

  在环境保护领域,马军比邓飞更早成名。他是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,早在2006年就致力于描绘中国水体污染的警示地图。2013年,公众最为关注的雾霾和PM2.5指数也成为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的追踪对象。就在同一年,马军高调加盟邓飞的“中国水安全计划公益基金”项目。

  邓飞希望能够通过这个基金独立取样,迅速判断出河流的水质是否符合相关标准。“希望就像美国大使馆公布PM2.5的数据引发公众对空气质量的关注一样,我们的数据也能成为一个突破口,唤起公众对水污染问题的重视。”邓飞表示。

  现在的“中国水安全计划公益基金”,一边在微博、微信上继续发起“水污染随手拍”活动;一边在积极研发一款名为“中国水安全地图”的软件,将收集来的数据实时更新,便于民众举报查询。

  通过这款软件,如果发现一条污染河流,就可以在地图相应位置上插一面小旗举报,地图中红色小旗代表被举报的地区,蓝色代表经核实确有污染的地区,绿色代表处理中,紫色代表已解决。目前这款软件的安卓版本已基本研发完毕,待IOS版本研发完毕后会正式推出。

  “梁漱溟先生曾写过一本书《这个世界会好吗》,书中他流露出更多的是乐观与豁达。我在发起这个计划的时候,也有很多人问我,中国的水环境会好吗?我的回答是,事在人为,未来中国的水是好是坏,就掌握在各位手中。”邓飞说。

我要评论

财智资讯

美国不应排斥亚投行
美国不应排斥亚投行
英国选择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(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...
爱马仕橱窗上演羽毛球的探戈
爱马仕橱窗上演羽毛球的探戈
近日,法国著名奢侈品品牌爱马仕(Hermès) 推出2014春季主题橱窗,...
保时捷领衔新年北美车展
保时捷领衔新年北美车展
保时捷全新911 Targa车型在北美车展正式发布,新车整体设计将回归传统理念,预计...